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长春:日本“海上帝国”建设研究 (15BSS011)

作者:陈秀武,东北师范大学教授

 
  国家社科基金优秀项目“日本‘海上帝国’建设研究”(批准号为15BSS011),利用海权论等国际关系理论,阐释了日本“海上帝国”的构建、走向崩溃以及战后重温的历史过程。
 
  在前近代向近代的过渡期,因不断受到来自海上的威胁,日本在海域防范上经历了由“海防国家”向“海洋国家”的认知转换,并为明治初年的海军建设奠定了思想基础。从林子平到本多利明再到佐藤信渊,近世日本的“海防思想”虽在当时未受到应有的重视,却在维新政权建立后,为日本列岛的内外部空间整合提供了思想资源。从军队可以守卫文明的角度观之,胜海舟在神户建立的海军操练所,是推动日本转向“海洋国家”的行动,是将思想与实践完美结合起来的典范。在海军建设上,明治政府选择以英国海军建制为蓝本,开始了日本近代海军的建设过程。
 
  日本明治政府在完成了大凑、横须贺、舞鹤、吴和佐世保等近代海军基地的建设后,在1894年挑起的甲午战争中,以获得的准确情报和以抢占东亚边缘海制海权赢得了胜利。从日本争抢东亚边缘海制海权的过程,我们应该汲取的教训是:第一,追求乃至于谙熟现代意义的海洋观念,是现代国家在国防上应有的意识;第二,海战战术的与时俱进,是抢占制海权的必备条件;第三,提高海军的实际作战能力是现代国防建设发展的硬道理;第四,严防他国对国防信息的盗取。
 
  在1904年挑起的日俄战争中获胜后,日本步入了前后两期“海上帝国”的建设阶段。在一期“海上帝国”(1905年至1919年)阶段,日本海军打败俄国海军后一度称霸西太平海域,并因此引起美国恐慌。于是,美国组建太平洋舰队通过巴拿马运河来到太平洋后,与日本形成海上对峙局势。在二期“海上帝国”(1936年至1945年)阶段,日本海军在“南进论”指导下发动太平洋战争,进而1942年将日本的海域范围扩张至最大。但在1945年“大和号”战舰沉没后,日本“海上帝国”随之崩溃。从日本“海上帝国”建设实践,可以得出判断“海上帝国”的指标有以下四个:抢占殖民地;增强海军实力;抢占海上通道,即所谓海权;舆论战与思想战的准备等。
 
  战后初期,吉田茂以“海洋贸易国家论”对日本进行了重新定位。后任首相们纷纷效仿,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将重振日本海上力量提上了日程。其中,以岸信介执政时期为代表,开启重温“海上帝国”梦的旅程,对太平洋海域的边缘海展开了新一轮的争夺。
 
  现代意义的文化共同体建立在同质性的文化记忆、文化理念以及文化精神生活上。然而日本为谋求建设海上帝国,却不断模糊其构成要素,将其泛化使用。20世纪初的“亚洲门罗主义”是文化共同体的变体。20世纪30年代由昭和研究会等人发起的构建“东亚协同体”,是战争年代文化共同体的又一变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