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湖南:农村中的绣工群体不断萎缩

2020-07-22  作者:湘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熊元彬

  ◤漫长的养成周期、当代社会女性丰富的就业途径、有限的市场、行业内的低端竞争等种种因素综合在一起,结果是农村中的绣工群体不断萎缩。
 
  在电子信息化、机械化的今天,手工业可谓手工艺,作为一种艺术结晶得以传承,并逐渐走向产业化、艺术化。从2018年11月2日以湘绣为题材打造的历史剧《国礼》上映可知,代表湖南手工业文化遗产的湘绣在古今均具有重要的地位,成为国礼的重要组成部分,代表湖南乃至“蔚为国际友谊上之重要礼品”。因此,在加强民族自信、文化自信的当今,传承湘绣等民族手工业文化遗产尤为重要。
 
  中国的“艺术名片” 
 
  湘绣是湖南刺绣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近代商品化发展的产物。在清光绪之前,妇女们“只是以刺绣来打发时光或炫示才艺”。湘绣“纯靠出口发达”,至光绪初年间,吴彩霞开设绣庄,“所绣出品,大为可观,大家争于购买”,从而开始了商品化生产。刺绣作为湖南重要的手工业,以战国时的“楚绣”和西汉的“汉绣”影响最大,而以晚清“湘绣”的成就最高,民国为湘绣的“黄金时代”。
 
  湖南刺绣发源于春秋战国时期。清光绪年间“湘绣”一词出现之后,不仅与苏绣、粤绣、蜀绣成为中国的四大名绣,而且还素有“针绝”“迹灭针线”“绣花能生香,绣鸟能听声,绣虎能奔跑,绣人能传神”的美誉,其绣品“本极精巧”,其绣像更是“惟妙惟肖”。因而20世纪初湘绣不仅在国内“甲天下”,而且还出现了“风行欧美”“供不应求”,甚至被欧美“竞相夸”,以致出现由“日本绣货盛行西洋”转而“欢迎湘绣”的发展势头,并“风行一时”,占领了国内外刺绣市场。
 
  晚清湘绣已成为湖南乃至中国的“艺术名片”,出现在了国际舞台上,如1876年美国费城博览会展出“威尔逊像”。1949年湖南专门成立了“红星湘绣厂”,后发展为湘绣研究所,成为全国28个绣种中唯一的国有企业。
 
  湘绣不仅具有构图严谨、色彩鲜明、各种针法富于表现力等艺术特征,而且绣工们还通过丰富的色线和千变万化的针法,使绣出的人物、动物、山水、花鸟等具有独特的艺术效果。因此,湘绣不仅仅在近代拥有广阔的国内外市场,2018年仅湖南顺龙工艺服饰有限公司的出口贸易就高达1,245万美元,2019年则预计高达1,500万美元,而且如今仍具有很大的扩展空间。如2012年,仅沙坪湘绣产值就达5亿元,年均增速高达25%。2013年6月22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湘绣产业发展新趋势高峰论坛在长沙举办,来自全国的刺绣名人、美术大师以及政府领导汇聚一堂,共商推动湘绣产业发展路径。
 
  在诸多重大场合,比如国内外各种展览会以及国礼方面,湘绣几乎均以其独特的手工业品展示其悠久的历史文化和独特的蕴含。如1982年“百鸟朝凤”在“全国第二届工艺美术”中获“百花奖”,1991年湘绣旗袍“龙凤呈祥”在“法国巴黎56届时装博览会”上获“金奖”。又如在国礼方面,2002年由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李艳绣成的“布什总统全家福”,由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亲手赠送给来华访问的布什总统和夫人。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同时也是湖南解放70周年,因而由潇湘电影集团、湖南湘绣集团联合打造的《国礼》首次将湘绣与湖南和平解放相连,不仅宣传了湖湘文化,而且作为红色经典文化作品入选为2019年全国国防教育影片,在国内外产生了强烈的反响。
 
  急需培养湘绣传承人 
 
  虽然湘绣在古今均占有重要的地位,但是在传统的“母友相传,邻亲相授”的传承模式下,培养一个技艺精纯的刺绣师需要多年的积淀。漫长的养成周期、当代社会女性丰富的就业途径、有限的市场、行业内的低端竞争等种种因素综合在一起,结果是农村中的绣工群体不断萎缩。
 
  基于此,为了传承湖湘文化以及中国的这张艺术名片,急需培养湘绣传承人。一方面,作为公认代表湘绣最高水平的湘绣研究所,历来大师云集,面对传承需要诸多改革的局面,在可能的危机面前自觉承担起培养新生代刺绣人才的重任。因此,除了湘绣世家的努力之外,还可以继续推行该研究所的“以校企联合办学、订单式培养刺绣人才”的方式,以解决传承后继无人之局面。如2006年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专设湘绣专业,由湖南省湘绣研究所做出培养方案,并派刺绣师指导,学业有成后解决其就业问题。通过这样的办学,该校已将湘绣专业发展为独立的“湘绣学院”,从而培养了湘绣人才,传承了湖湘文化。
 
  另一方面,政府仍具有传承湘绣文化的重要责任,各地可在政府的支持下,开设各种培训班。如2009年长沙市开福区开设了首届失地农民湘绣培训班,吸引农村妇女踊跃报名。又如2015年12月1日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开办“益阳市残疾人湘绣技能培训班”,这不仅可解决残疾人就业困难,而且还能缓解政府压力。再如2017年长沙市文化旅游广电局开设湘绣培训班,制定《湘绣技艺传承与创新人才培养》招生简章,以便传承湘绣经典针法、绣法,提高湘绣的技艺水平,培养高级复合型刺绣人才。此外,2018年湘西民族传统手工业企业开展苗绣培训班,帮助苗乡妇女创业、就业。同年,余坪镇、童市镇、长寿镇由政府出资,聘请专家进行刺绣培训,开办了“巾帼精准脱贫湘绣培训班”,为农村妇女参加培训提供了条件,这样不仅可传承湖湘文化,而且还是脱贫攻坚的重要举措之一。
 
  最后,加大舆论宣传,促使商民一同传承湘绣文化。随着医疗的快速发展,退休后的人们仍身体健康,因而可加大对该人群的宣传。这样既可使他们在刺绣中锻炼一门手艺,而且还可作为一种娱乐,相互在娱乐中学习。诚如湖南湘绣研究所李艳所言,在市场的作用下,湘绣又有了回到来处去、重新进入普通家庭的可能。为此,从去年开始,李艳专门组织了一个团队开发文创产品,推出了衣服、伞、包、相框、灯具等八类湘绣衍生品,短时间内就收到了不俗的市场反响。同时,可在宣传中推动商人的加入,如开福区投资5亿元支持沙坪湘绣市场,并筹资5,000万元成立了湖南沙坪湘绣股份有限公司,将湘绣打造成一条囊括生产、研发、文化、旅游、市场为一体的产业链。
 
  总之,作为非遗的重要组成部分,湘绣不仅是湖南重要的手工业,而且还是湖南乃至中国的艺术名片。晚清以来,湘绣就一直作为国礼出现在国家高层领导人之间,在信息化、现代化的今天,为了增强民族自信、文化自信,理当加强对湘绣的保护和传承,同时将其作为旅游文化、国际文化产业进行开发运用。
 
  [本文为湖南省社会科学成果评审委员会重大基金项目“湖南现代化研究:湖南手工业文化遗产的传承”(项目编号:XSP19ZDA006)阶段性成果]
 
  《社会科学报》总第1715期6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