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上海:发挥科技群团在治理中的独特作用

作者:上海社科院信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胡 雯 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陈 强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就像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最新科学技术在抗疫防疫过程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前不久,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科技三会”上的重要讲话中,要求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推动开放型、枢纽型、平台型组织建设,团结引领广大科技工作者积极进军科技创新,组织开展创新争先活动,成为科技创新的重要力量。这是对科技群团参与社会治理的新挑战。
 
主要问题
 
  机关化、行政化倾向较为突出,社会职能未能充分发挥。由于科技群团长期以来形成了与国家机关类似的运作机制,导致其行政化和机关化倾向持续存在且较为突出,群众观念不强,群众立场不明确,使科技群团很难在科技工作者中发挥作用,亲和力、向心力和感召力均有所减弱,社会职能无法得到充分发挥。
 
  对政府转移职能的承接能力不足,在创新创业治理中的定位模糊。在中央全面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的总体部署下,服务政府职能转变和简政放权改革是科技群团内部改革的重要导向。但在实际工作中,科技群团对政府转移职能的承接能力仍显不足,学会参与政府购买服务的市场竞争力稍显欠缺,科协系统的风险评估和监管机制仍有待完善,在鼓励学会、科技智库、科技工作者主动参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方面还需加强。在参与创新创业治理方面,科技群团在创新创业系统中的角色定位仍不明确,导致其功能作用十分有限。
 
  公共科技服务能力不强,平台型功能缺乏显示度。从公共科技服务领域来看,科技群团资源积累不足、专业化服务能力不强、平台支撑不力的问题突出,因此在调动激发创新创业个体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方面,难以充分发挥自身在提供社会化公共科技服务方面的独特优势。
 
对策建议
 
  依托双重职能定位,发挥在创新创业治理中的平台功能。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旨在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突出多元主体参与资源配置和社会治理的新思路。十九大报告进一步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要求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公共个人等多元主体科学、有效、平等地共同参与社会治理,单一政府组织主导的社会治理逻辑已经发生变化,非政府治理力量得到提升,逐步形成多元主体协作共治的格局。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背景下,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目标要求国家逐步让渡出部分权利给社会,并与其进行正式或非正式互动。因此,科技群团作为党领导下的社会组织,是这部分让渡权利的合适承载主体。因此科技群团组织协作治理是国家治理能力与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内在要求,也是群团改革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科技群团兼具政治职能和社会职能,一方面在政治社会运行中具有组织、参政议政、政府助手、民主监督、教育等独特功能,另一方面可以充分发挥和调动科技工作者的积极性,服务于不同时期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任务。在创新创业治理体系中,促进政府与创新创业主体间的互动具有重要意义,科技群团能够通过两种途径促进两者间的互动,并参与创新政策的形成和落地。一是科技群团充分履行政治职能帮助创新创业个体向政府释放操纵性资源,为制度创新和瓶颈突破提供支撑,使创新政策的形成过程更加顺畅。二是科技群团充分发挥社会职能协助政府向创新创业个体释放对象性资源,使创新政策的落地过程更加顺畅。
 
  增强政治性、先进性和群众性,提供创新创业的专业化服务。科技群团作为科技领域的社会组织,能够凸显科技工作者的专业性特点,不仅能够促进科技工作者团结协作,同时具有专业服务能力和创新能力,能够按照科技发展的最新规律推动创新动能的持续增强,在社会化创新创业公共服务中具有独特优势。在充分发挥科技群团自身专业化所带来的先进性的基础上,进一步结合政治职能和社会职能的双重职能特点,为创新创业治理提供支撑,有助于科技群团有效增强政治性和群众性。具体来说,一是要面向社会创新服务机制,调动市场主体积极性,解决资源积累不足的问题,聘请专业化团队解决服务功能不强的问题,依托政府机构和政策体系缓解平台支撑不力的问题,在服务机制创新的基础上,主动了解创新创业个体需求,并积极对接稀缺资源。二是要面向政府创新决策服务机制,在创新政策的形成和实施过程中借助自身政治职能和社会职能优势发挥双向辅助作用,依托广大科技工作者、创新创业个体、科技社团智库,广泛调研并收集现有体制机制的阻碍因素和突破点,为政府提供决策支持和智力支撑,同时基于自身群众性基础为创新政策落地提供便利条件。
 
  促进差异化创新创业治理模式形成,助推地方治理效能提升。从法理上来看,地方政府作为中央政府的派出机构,在贯彻落实中央创新政策时往往容易忽视地方差异性,容易导致政策落实遭遇瓶颈,地方创新创业治理效能难以提升。科技群团在参与创新创业治理的过程中,能够根据本地创新创业体系特点和自身角色定位选择不同的治理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地方差异带来的消极影响,同时提高创新政策供给端和需求端的匹配度,使地方治理效能得以提升。在政府主导的治理模式下,政府部门及其下属机构掌握更多稀缺资源,使科技群团与政府之间的互动更加频繁,自身政治职能得到增强;在市场主导的治理模式下,创新创业个体急需的稀缺资源分布在本地创新创业网络中,科技群团为了促进稀缺资源对接,自身社会职能将得到增强,与创新创业个体间的互动势必更加频繁。科技群团的灵活性特点,使其不仅能够成为本地创新创业治理体系中的重要治理主体,同时也能够成为治理网络中的中介组织或治理主体的辅助者,以便本地治理体系应对不同程度的功能缺失问题,从而促进本地治理效能的提升。
 
  推动国际交流与合作,引导科技工作者参与全球科技治理。当前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经济社会转型发展形成历史交会,全球科技竞争格局发生重大变化,深度参与全球科技治理刻不容缓。科技群团作为凝聚科技工作者、科技社团、科技智库的重要载体,具备面向世界及面向前沿开放创新、引领科技工作者参与全球科技竞争和合作的优势条件。一方面是要将海外优秀的科技工作者和项目引进来。面向基础研究和技术应用的前沿领域,结合国家战略需求,积极促进国内外科技人才良性互动和有序流动,同时为海归科技人才回国创新创业提供便利。面向全球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共同威胁,积极构建国际化交流和协作平台,为联合实验室、联合研究中心、创新合作中心等合作机构的建立提供专业性服务。另一方面是要协助推动我国科学家发起和组织国际科技合作项目,参与和主导国际大科学计划和工程,积极主动融入全球科技创新网络,依托国内现有大科学装置不断提高开放水平,提升我国科技工作者在全球科技治理中的话语权,在努力构建合作共赢伙伴关系的同时,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本文系“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大精神国家社科基金重大专项《新时代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研究》(18VSJ059)”阶段性研究成果。]
 
  《社会科学报》总第1718期3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