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上海:媒体融合引领社会治理新格局

2020-09-21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教授、副院长 陈 虹

  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方面。媒体作为社会治理的信息支撑平台,在挖掘社会治理议题、协商社会治理决策、传播社会治理成效等方面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尤其在媒体深度融合阶段,媒体将为社会治理新格局的形成提供崭新思路。
 
  当前,我国媒体融合已逐步从“相加”阶段迈向“相融”阶段,进入深度融合发展时期,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5G等技术的纷至沓来为媒体深度融合发展与社会治理提供了契机。媒体融合推动社会治理不断向主体互动化、决策精准化发展,但也对社会治理能力提出了更大挑战。
 
  构筑社会治理信息池,提供协同治理基础保障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也谈到,多元主体协同治理已成为我国现阶段社会治理的主要方向。信息充分是协同治理的重要前提,是各方理性、平等对话的基础,可满足多元主体的信息需求,保障各方有效参与。媒体融合恰是信息充分和信息精准到达的实现方法。
 
  依托多元形式与矩阵,利用数据可视化技术,推动治理主体的“共同知晓”。协同治理的前提是社会主体对社会议题充分了解。媒体矩阵的建立,除了保证信息全方位到达外,更重要的意义是提供各方充分表达意见的渠道,融汇各方话语,建造事实、观点充分流动的信息池。
 
  充分利用媒体融合纵向体系和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优化算法,为各方社会主体提供更加精准的信息。协同治理的有序与有效在“需求-协商-决策”脉络中依次展开,精准定位主体需求,为其推送相关信息,才是社会治理中智能分发的应有之义。
 
  建立动态预警机制,实现科学决策 
 
  在高度复杂与高度不确定的全球化背景下,社会治理更应重视方案前置理念,推进预警机制的建立,及时发现问题、预测走向,避免危机下的无措。
 
  整合各界资源,基于海量数据动态挖掘社会难点与痛点。随着5G网络全覆盖,各行各业横向打通、彼此交融,跨数据源的数据开放与共享将成为现实。媒体应通过深度融入全行业,与政务、交通、医疗、电商等领域跨界融合,突破政府、行业、公众之间的壁垒,通过获得各方丰富的信息资源,成为整个智能生态的“智慧枢纽”。在此过程中,基于对海量数据的分析研判,发现社会各领域的痛点难点,进而有针对性地围绕媒体数据库资源,建设监测预警机制,助力事前防控和精准化治理。
 
  打造媒体智库,推动媒体资源向决策部门的常规化信息输入。媒体通过全过程、全方位的数据采集与评测,可实时监测社会治理过程及治理效果,依托丰富的案例库与专家资源,可有针对性地进行各行业治理研究,为社会治理建言献策。同时,媒体在深度融合过程中,应平衡“上情下达”与“下情上报”,整理经由媒体收集分析的信息参考,建立与政府的常态化合作模式,向政府动态输送。
 
  推进媒体生态化建设,实现分布式合作
 
  在治理技术日新月异、信息高度流动的社会治理情境下,多元社会主体角色有所转变,政府服务性质更加突出,公众参与意识愈加强烈,而媒体亦不再仅作桥梁之用,其正在进行的深度融合将为构建社会治理“一张网”的联动共治新格局贡献力量。
 
  依托平台化思维实现媒体深度融合,实现媒体的土壤价值。所谓平台化思维,即媒体应成为其他领域的信息地基。媒体作为多元话语的表达平台和多元主体的交流渠道,能够释放凝聚与统和之力。万物互联时代的媒体融合,不仅是媒体横向形式与纵向媒体层级的融合,其本质更应是媒体的跨领域融合、生态化建设。媒体应成为其他行业产品的衍生场域,提供内容入口、交互接口,鼓励其他社会主体利用媒体平台引流用户,创造与分发内容,生产创意产品,进而发挥媒体的平台价值。人民日报客户端“问政”版块,为政府与公众交流提供了可信渠道和创新模式。在此,社会问题由公众发现,由媒体确证,由政府回应,形成“问题更聚焦、解决更及时”的社会治理特点。
 
  利用场景化思维和区块链技术,为不同群体提供媒体服务的同时,塑造可信的媒体环境。所谓场景,由群体、时空、行为、社交、设备等因素交织而成。随着传感器技术、物联网技术的发展,物理空间信息逐渐汇聚到媒体中,媒体的场景化运作随着移动传播新特征也愈加重要。不同场景中,不同群体的需求均有所差异,媒体内容应根据场景进行定制化服务,确保信息的到达建立在场景需求之上。同时,区块链技术的引入,可为社会主体在媒体平台的对话提供明晰的身份及话语可信度参考,塑造相互信任的话语空间,这也是协同治理的关键。
 
  感知监测价值风险,做不当价值观的过滤器
 
  媒体作为传统意义上的“把关者”,应升级把关能力。纷繁复杂的传播形式,也造成了价值表达的隐蔽化,某些短视频的低俗不堪、游戏平台的语言暴力,都不利于正确价值观的树立。媒体应以其拥有的海量数据为依托,借助云计算、数据分析与挖掘技术,建立健全价值风险研判机制,提高预测、预警、预防价值风险的能力,实现对潜在价值风险的监测与化解。
 
  随着媒体融合的纵深发展,媒体将在新时代社会治理中承担愈发重要的角色和功能。推动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治理,满足新时代中国社会治理的新要求,引领社会治理新格局,成为新时代媒体的新使命。重视媒体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以其为抓手和中介,协调社会治理过程中的多元主体,促进“共建共治共享”格局的构建。
 
  媒体深度融合是一项长期、复杂的系统工程,探索新时代社会治理模式同样也需要长期不断的摸索。为不断推进媒体深度融合与社会治理的高度互动,必须锻造体系化的长效机制,且使其随社会、技术的发展而不断丰富、发展和完善。[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人工智能时代媒体深度融合模式创新研究”(项目编号:19AZD043)的研究成果]
 
  《社会科学报》总第1722期3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