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上海:加快构建新片区良好仲裁法治环境

2021-04-07  作者:上海师范大学哲学与法政学院教授 邓 杰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新片区总体方案》),首次提出允许境外知名仲裁机构在新片区设立业务机构开展仲裁业务。这将不仅为新片区带来全新的仲裁实践,亦为推动上海加快打造面向全球的亚太仲裁中心提供强大动力,更对新片区对标国际最高标准加快构建良好仲裁法治环境提出了迫切要求。
 
  新片区良好仲裁法治环境的现实意义 
 
  早在2015年,中央就作出了将上海打造为面向全球的亚太仲裁中心的战略部署。从最初支持境外知名仲裁机构入驻自贸区设立代表处,到允许入驻新片区设立业务机构开展仲裁业务,无不体现了中央对推动上海法治先行及仲裁率先发展的重视,亦与上海对标国际最高标准、努力推动法治成为其核心竞争力的战略目标契合一致。总的来看,加快构建新片区良好仲裁法治环境主要具有以下现实意义:
 
  第一,汇聚全球优质仲裁资源,打造仲裁新高地。要汇聚全球更多优质仲裁资源落地上海、入驻新片区,并吸引全球更多当事人前来寻求优质仲裁服务,尤其为我国当事人包括“走出去”的企业在国内“主场”获取便利、优质及熟悉的仲裁服务,将新片区打造为新的国际仲裁高地,仅有支持性的政策显然不够,还须有对标国际最高标准的仲裁法律制度跟进和对接,以提供强有力的法治引领和保障。
 
  第二,保障境内外仲裁机构公平竞争,加快实现我国仲裁的国际化。为将新片区打造成国际法律服务中心,新片区管委会制定发布了《临港新片区促进法律服务业发展若干政策》,鼓励境内外仲裁机构入驻新片区设立业务机构。这意味着可在新片区开展仲裁业务的不仅有境外知名仲裁机构,还有境内仲裁机构。要保证各仲裁机构在同一空间或平台上公平竞争、互利合作并推动我国仲裁加快实现国际化,就须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打造一个统一、稳定、可预期的仲裁法治环境。
 
  第三,为《仲裁法》的修改探索经验、贡献规则。制度型开放背景下,通过新片区先行先试,对接国际商事仲裁的普遍立法和通行实践,构建国际一流的仲裁法治环境,不仅有利于加快形成先进成熟定型的制度成果,更可为《仲裁法》的修改探索经验、贡献规则。
 
  新片区良好仲裁法治环境的可行路径 
 
  为贯彻落实《新片区总体方案》,为新片区建设提供法治保障,2019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人民法院为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建设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意见》(以下简称《新片区司法保障意见》),强调指出支持新片区仲裁制度改革创新,支持境外仲裁机构在新片区开展仲裁业务,支持将上海打造成亚太仲裁中心。由此,在新片区构建良好仲裁法治环境已获明确的司法政策支持和指引,但契合全新仲裁实践探索尝试相适应的法律调整、制度供给和机制创新还有待推进。
 
  首先,基于政策赋权谋求法律调整。面对新片区全新的仲裁实践,现行仲裁立法明显滞后。我国《仲裁法》颁布于1994年,虽旨在建立与国际接轨的现代商事仲裁制度,但囿于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市场经济发展尚不成熟,仲裁业的发展亦在起步阶段,《仲裁法》的现代化、国际化水平不高,并未考虑到当事人选择将争议提交境外仲裁机构在我国内地仲裁的情形,更未考虑到我国自主开放仲裁市场,允许境外仲裁机构入驻开展仲裁业务这一情形,导致仅面向国内仲裁机构进行立法的《仲裁法》在对境外仲裁机构内地仲裁进行规范和调整时陷入整体性制度缺失或背离的困境。
 
  同样,颁布于1991年的《民事诉讼法》,虽经过多次修改,但其以仲裁机构所在地而非仲裁地为基础构建的仲裁司法监督制度一直未变,使得我国在对境外仲裁机构内地仲裁进行司法监督时常常陷入矛盾:(1)承认境外仲裁机构所在地法院而非作为仲裁地的我国法院对其仲裁享有司法监督权和裁决撤销权;(2)基于境外仲裁机构所在地将其裁决认定为外国裁决而非作为仲裁地的我国裁决,从而依《纽约公约》而非我国国内法进行司法审查及承认和执行。
 
  由此,要构建新片区良好仲裁法治环境,须清除不适应新片区全新仲裁实践的立法障碍。按照《新片区总体方案》中加大赋权力度的规定,依法定程序报请全国人大授权暂时停止《仲裁法》《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在新片区的适用,为新片区探索仲裁制度改革创新铺平道路,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
 
  其次,依托司法保障寻求制度供给和机制创新。面对新片区全新的仲裁实践,在法治层面除了破旧还须立新,即建立健全适应性的制度和机制。在目前立法滞后的情况下,司法保障便成为重要支撑。对此,《新片区司法保障意见》明确指出,由最高人民法院加强案例指导和司法解释,优化新片区法治环境,及时修订或废止与新片区对外开放基本政策、原则不相符的司法解释和政策文件,必要时出台新的司法解释。也就是说,在必要时由最高人民法院根据实际情况经授权发布司法解释是可行的。具体而言,要为新片区提供完善的司法服务和保障,以下问题亟待回应和解决。
 
  其一,确定行使司法监督权的法院。法院对仲裁的司法监督,直接关乎仲裁能否被正确理解、善待和支持,需要非常专业的法院和法官来对接和负责。按照《新片区司法保障意见》关于加强新片区国际商事审判组织建设的规划,未来指定设在新片区的国际商事法院或法庭专门负责新片区仲裁司法监督案件的处理,应是一个可以尝试的选择。
 
  其二,引入临时仲裁。《新片区司法保障意见》将“三个特定”原则从自贸区延伸到了新片区,即支持新片区内注册的企业之间约定在特定地点、按照特定仲裁规则、由特定人员对有关争议进行仲裁。该原则被看作我国在临时仲裁上的制度松动,是一个重要的进步,亦完全符合新片区未来全新的仲裁实践发展需求。但是,该原则规定得过于抽象和模糊,且与境外仲裁机构入驻新片区开展仲裁业务可受理的案件范围存在出入,使得在新片区基于该原则开展临时仲裁还面临操作上的困难。为此,该问题有待进一步厘清和解决。当然,在此之前,也可允许入驻新片区的境内外仲裁机构通过建立机构内或机构间的临时仲裁与机构仲裁对接机制,助力临时仲裁绕开制度障碍及早在新片区“软着陆”,促进新片区仲裁法治环境从底层逻辑上寻求突破和优化。
 
  其三,完善司法监督。仲裁从程序启动到裁决作出及执行,均离不开法院的司法监督,主要包括对仲裁协议效力的认定,在仲裁前或仲裁中应当事人的申请或按仲裁庭的决定采取临时措施,应当事人的申请或主动依职权按法定事由对裁决进行审慎监督等。对接国际规则和实践,在新片区强化支持、弱化审查,打造“仲裁友好型”司法环境,当是构建新片区良好仲裁法治环境的题中之义和必由之路。[本文系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决策咨询项目《境外仲裁机构入驻新片区开展仲裁业务的实践困境与制度应对》(310-AC7031-20-002108)阶段性成果。]
 
  《社会科学报》总第1749期2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