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科学评估郑玄注“古文”(14ZDB065)

(特约记者  李杭春)  最近,201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浙江大学人文学院胡可先教授“考古发现与中古文学研究”(项目号:14ZDB065)开题论证会在该校举行。
  该课题利用考古发现的文献和文物资料对中古文学展开多层面的探讨和研究。根据与文学的密切关系,考古发现分为石刻、写本、实物和遗址四类。研究思路包括:第一,通论考古发现与中古文学研究的价值和意义;第二,厘清考古发现的类别及其与中古文学的关联;第三,探讨考古发现的区域性特征与中古文学发展的地域因缘的相互影响;第四,通过综合研究以探讨利用考古发现从事中古文学研究的途径和方法。
  北京大学钱志熙教授认为,出土文献自身蕴藏着丰富的宝藏,拥有极大的文化史价值,因此该课题围绕着考古发现进行研究是极具科学性和可行性的。他建议,在项目的展开过程中,将实证研究进一步拓展到诗学、词赋、文体等其他领域的研究中。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研所刘跃进研究员则强调,在重视考古发现的同时,建议侧重写本、抄本时代的考古文献研究。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会长、复旦大学陈尚君教授认为,出土文献的历史学研究已具有强烈的问题意识,文学研究则略显薄弱,在出土文献的文本阐述方面仍有待挖掘,因此“考古发现与中古文学研究”这一课题具有重要的开拓性和前沿性。他建议课题组在专题研究上不断深入,开拓视野,进行文学本位、社会学、艺术史、宗教史、家族文学等多方面的综合研究。他还强调,出土文献的材料日新月异、十分丰富,应尽量避免前人已形成的成果。
浙大“考古发现与中古文学研究”项目开题
  “郑玄注今古异文综合整理与新证”是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项目批准号:10YJCZH026),由中山大学范常喜副教授主持。该项目选题缘起于战国文字研究的异军突起,传抄古文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传抄古文是指历代辗转摹写移录流传至今的战国古文资料。传抄古文包括有字形可见的辗转传抄的古文。由于典籍注疏中的古文材料过于畸零分散且不能直接保留字形,故一直未能引起研究者足够的重视。郑玄是东汉时融合今古文的训诂大师,其所注古书完整流传到今天的有《三礼注》和《毛诗笺》等。在郑玄注中保留了大量“古文”、“故书”等材料,是典籍注疏中传抄古文的代表。
  “郑玄注今古异文综合整理与新证”集中对当前所见郑玄注中所有今古异文做了穷尽性测查,利用当今所见甲骨文、金文尤其是战国秦汉简帛材料,以及各种传抄古文对郑玄注中的今古异文做了梳理与新证。在整理新证的基础上,着重对郑玄注中诸种今古异文尤其是“古文”的性质做了总结和补述。
  该成果的创新之处在于:对郑玄注今古异文与当前所见出土文献材料做了全面整理与新证,进一步理清了相关郑玄注“今文”、“古文”的确切内涵和时代层次;将“历时比较法”引入郑玄注今古异文的研究,把“古文”与“今文”之间的用字差异置入历时的用字发展过程中进行考察,减少了以往研究中过于片面的弊端;尽可能将目前所见出土材料,尤其是近年新出的战国秦汉简帛材料,进行较为全面的搜集,在材料利用方面,比以往的研究更为丰富。
  该成果为汉代经学“今古文”的判定提供了更为准确的材料,加深了对“今书”、“故书”、“今文”、“古文”性质的认识;有利于更为科学地评估郑玄注“古文”及其他传世典籍注疏中的“古文”在传抄古文研究中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