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北京:话语权结构失衡或加剧社会矛盾(11BYY088)

作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王馥芳

话语权结构配置失衡或加剧社会矛盾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词典释义的完备性描述研究”(批准号为11BYY088)的阶段性成果,该项目同时受到北京外国语大学基本科研业务费资助.
 
  在话语权日益成为一种社会软资源和社会软权力的背景下,社会各方对话语权的争夺渐趋白热化,其激烈程度不啻为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像任何一场真正的战争一样,在话语权的争夺过程中,胜者成为话语的优势方,并逐渐确立其话语霸权地位。而实力较弱的各方则沦为话语的劣势方,在逐渐丧失其话语权的同时,最终慢慢蜕变为社会中“听不见”或“看不见”的各方。话语优势方和劣势方之间的权力势差,势必导致社会的话语权结构配置不均或失衡,从而可能加剧社会矛盾。目前,我国社会话语权结构的配置不均或失衡问题正日益引起社会的警醒。从社会语言学角度而言,目前我国社会话语权结构不均或失衡的症结在于社会结构配置不均或失衡。
 
 
 
  “话语权”这一概念的理论基石是“话语即权力”。该哲学命题是由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在其一篇题为《话语的秩序》的就职演讲中所提出的。从形态学的构词角度而言,“话语权”是“话语即权力”的缩合。有些学者把“话语权”理解为人们自由表达意志、愿望、利益需求或者政治诉求的权利。但是,从“话语即权力”这一哲学命题出发,“话语权”指的不是人们通过运用话语表达各种诉求的权利,而是指社会各方通过运用语言编码这一物理形式实现对社会主体的支配或者役使,并同时实现对社会资源或权力的占有、管理或者操纵。
  说话是每个人的权利。但对一般的“非著名”或者“非权势”个体而言,取得了说话的权利并不代表其所说出的话语对社会主体具有支配性或者役使性。从支配性或者役使性的角度而言,具有“权力意志”的话语多半是体制性或者制度性话语。某些“个体话语”,因其代表体制而言说,也具备“权力意志”。比如,各国领导人由于被看成是国家机器的代表,因而其在正式场合产出的话语通常具有强大的“权力意志”。另外,各级官员,也因其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体制言说,因而其在正式场合所产出的话语亦在或大或小的程度上具有“权力意志”。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备受公众诟病的“中国式官话”。
  “话语权”本质上是一种社会性占有权力:强势话语权意味着在社会性占有方面享有高份额或者高配额,而劣势话语权则意味着在社会性占有方面份额低或者配额不足。对“话语权”的争夺,本质上是对社会性占有份额或者配额的争夺。“话语权结构”指的则是社会体系中话语各方在社会性占有方面之份额或者配额的配置结构。话语权结构的公平和均衡配置是社会公平、公正的有力保障。
 
 
 
  话语权结构配置是个复杂的综合性课题,涉及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和生态结构的公平和均衡配置。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而言,社会结构是话语权结构的直接动因。话语权结构的配置和社会结构的配置密切相关:社会结构的配置格局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话语权结构的配置格局。社会结构的调整和变动,势必导致话语权结构的相应调整和变动。如果经济结构出现失衡,将导致社会结构出现失衡,进而导致话语权结构出现失衡。 
  社会结构是社会体系中社会成员的组成方式、关系格局及其社会性占有格局。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动,也呈现出不均衡发展态势:政府职能转变尚未取得实质性突破,社会组织机构日趋模式化和规模化,就业结构格局不均衡发展,城乡二元结构难以打破,收入分配结构呈现贫富差距日益扩大趋势,消费结构呈现奢侈消费日益增长、而居民消费相对疲软的态势,区域发展不均衡,社会阶层结构呈现中层比重偏小、中下层占比较大的“洋葱头型”结构。我国现代社会结构配置不均或失衡,直接导致社会话语权结构配置不均或失衡。
  当前,我国社会话语权结构配置不均或失衡主要表现在以下八个方面:一是,由于目前我国政府在某种程度上在资源配置中仍起决定性作用,因此,政府以及政府相关机构的话语权明显超配。二是,随着社会组织机构的模式化和规模化发展,某些“规模组织、机构或者集团”开始变身“既得利益团体”,并在社会性占有方面占据较大份额,进而滋生“话语霸权”。三是,就业结构的不均衡发展导致行业话语权结构配置失衡:优势行业的话语权过度扩张,挤占劣势行业在社会性占有方面的份额占比。四是,城乡二元结构直接导致城市话语权对农村话语权的压制、削弱和挤占。五是,收入分配结构所导致的巨大贫富势差,导致富裕阶层话语权过度膨胀和扩张,从而对中下阶层的话语权形成压制、削弱和挤占,甚至完全消弭其话语力量。六是,消费结构失衡,导致富裕阶层在大量挤占社会公共资源的同时,也过度挤占公众话语权。七是,区域发展不平衡,导致相比发展落后区域,发展优势区域享有更大的话语权。八是,“洋葱头型”的社会结构导致上层社会的话语权超配,极大地挤占了中下阶层的话语权力空间。
 
 
 
  由于话语权结构配置本质上反映出社会各方对社会主体的支配、役使以及其在社会性占有方面的占比和配给情况,因此,话语权结构配置不均或失衡本质上是社会体系对社会资源和社会权力的配置或者配给不均或失衡。由于社会资源和社会权力的配置是个利益范畴,因此,话语权结构配置不均或失衡可能直接导致社会各方利益分配不均。而利益分配的严重不均或失衡可能导致一系列社会问题的产生,从而加剧各种社会矛盾的激化,引发不同程度的社会动荡,最后直接损害社会的公信力。目前,在利益的公正分配成为公众的主要政治诉求的大背景下,我们必须正视这样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话语权结构配置不均或失衡所导致的利益分配不均或失衡可能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从而加剧社会矛盾。比如,可能进一步加剧分配领域的利益固化,可能进一步加剧社会阶层的固化,可能进一步加剧贫富差距。因此,如果说我国当前经济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经济结构失衡导致经济结构性衰退所致,那么,我国目前的诸多社会矛盾,则是很大程度上是由社会结构失衡导致话语权结构失衡所致。
 
《社会科学报》总第1468期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