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教育部信息 > 列表

户籍制度改革激发经济新动力(13&ZD015)

作者: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钟宁桦

  任何政策,如果严格地限制了经济要素的自由流动,就会降低该要素的配置效率,并带来宏观上经济结构的失衡。我国的户籍制度限制农村人口自由迁入大城市、也限制非户籍人口在大城市定居。这一政策导致了我国几个主要的结构失衡。
 
  首先是城乡收入差距的不断扩大。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人均纯收入的比值来衡量,在1985年时,我国城乡收入差距约为1.7倍。之后的20年间,该差距不断扩大,最近几年大概在3.4倍左右。城乡收入差距的扩大与限制人口流动有关。如果农村人口能够自由进入城市,那么随着大量的农村劳动力在城市定居,城市劳动人口的平均收入就会下降。与此同时,留在农村的劳动力因人均耕地面积的增加而提高了人均产出和人均收入。这两方面同时发挥作用,城乡收入差距就会不断缩小,直到最后一个人或留在农村或去城市得到的收入是差不多的。此时,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就停止了,而城市和农村的差异是不大的。这也是我们在发达国家所看到的:城市很发达,但农村也很美,而且很多富人是住在农村的、或是农村的庄园主。我国的农业要像发达国家那样,实现农业现代化和规模经营,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是让在城市务工的农村劳动力能够留在城市;如此,农村劳动力的人均土地面积方能不断提高,然后方能实现机械耕种和规模经营。
 
  我国另外一个重要的经济结构失衡是从90年代末期至今,消费占GDP的比重不断降低。在最近几年,该比例降至35%左右。美国等发达国家在70%左右;同为发展中国家的印度和巴西在60%;同为东亚国家的日本和韩国也在55%上下。我国居民为什么消费那么少,储蓄那么多?这依然和户籍限制有关。从90年代中期到近期,超过2亿农村人口进入城市。然而,他们不能在城市定居。我们发现,在同等收入水平上,城市无户籍居民的消费水平比本地户籍居民低了16%-20%。户籍制度通过以下三个途径制约了他们的消费。第一,因为没有户籍,城市移民未来收入的不确定性很大、变动工作的频率很高,并且很难获得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在同等收入水平下,他们会做更多的预防性储蓄,并减少消费。第二,因为没有户籍,城市移民不能定居在城市中,他们知道早晚要回到农村。由于前述城乡收入差距的存在,一旦他们回到农村,预期的收入就很可能会降低。因此,即便现有的收入和户籍人口是一样的,城市移民对于未来收入的预期更低,故而消费更少。第三,因为没有当地的户籍,城市移民迁移到另一个城市的概率更大。由于是短期的寄居而非长期的定居,城市移民会较少地购买诸如电视等耐用品。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优秀农民工和农民工工作先进集体表彰大会上做出重要批示。要积极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落实和完善居住证制度,使更多农民工成为有技能的新型产业工人和平等享受权益的新市民。
 
  我们认为,切实有效的户籍制度改革将会有助于促进消费、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以及经济结构再平衡。首先,给无户籍移民均等的社会保障,这可以降低他们的预防性储蓄。其次,居住证制度和大城市落户门槛的降低会提高他们对于未来收入的预期。这都可以刺激他们的消费。
 
  取消限制要素自由流动的各种限制,让人、资本和土地等要素在自由流动中找到最优的配置点。如此,使人尽其能、地尽其力、物尽其用,在纠正结构失衡中激发出新的经济增长的动力。[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项目编号:13&ZD015)和上海市浦江人才计划项目(项目编号:14PJC104)的阶段性成果之一。]
 
《社会科学报》总第1510期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