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教育部信息 > 列表

近代办学理念推动通识教育发展(BAA100015)

作者: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教授 张亚群

◤东亚高等教育在近几十年间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巨大成就。不久前,香港大学杨锐教授在南京师范大学发表演讲指出,由于长期以来过于关注以欧美作为近乎唯一的参照系,东亚社会对自身在高等教育方面的成就及问题都未能准确地把握,在理论与实践方面均造成不妥的影响。作为东亚的一部分,我国学术界应加强对东亚社会的观察,做到既脚踏实地,又不失时机。
 
近代大学通识教育的变革
 
  通识教育作为高等教育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广泛的、非专业的、非功利的教育,它不仅传授知识,更注重人文关怀,培养健全人格与共同的核心价值观,培养全面发展的完整的人;专业教育则指向人的职业、技能培训,培养高级专门人才。从清末到民国时期,一批学贯中西的教育家,在更新教育观念、探索通识教育模式方面发挥引领作用,促进了大学办学宗旨、课程结构、培养模式及师资队伍的变革与发展。
 
  从发展历程来看,中国近代大学通识教育变革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清末大学章程的拟定,到民国初年《大学令》的颁布以及北京大学的变革,初步确立了通识教育宗旨及通才培养模式。参与者主要是倡导教育变革的学者、留学毕业生、教育官员及大学校长,虽然人数不多,但发挥了重要的先导作用。第二阶段从二十年代“新学制”的实施及“国学”教育的兴起,到三十年代中期“学院制”的推广,更多大学校长和教育家投身通识教育实践,促进了培养模式的变革。这一时期,国民政府教育部开始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大学课程标准的编制工作。第三阶段自抗日战争时期至1949年,教育部确立以大学各学院“共同科目表”为基础,由基本课程到专门课程,通专结合的人才培养模式。1938年以后,通识教育理念已经开始占据了主导地位,在培养目标、课程设置、教学管理等方面,最终建立了美国式通才教育模式。同时,一些著名学者和校长、教育家反思移植西方大学之得失,阐释、弘扬中国传统大学通识教育的意蕴,探索书院教育新模式。
 
  就思想演进而言,民国时期是大学通识教育理念变革与发展的重要阶段。在西方大学理念和儒学文化传统的影响下,一些著名学者、校长和教育家,在教育理论探索和办学实践中,针对人才培养问题,阐明各自的教育理念和办学主张,赋予通识教育新的意涵。作为具有广泛影响的教育家群体,中国近代著名大学校长的通识教育理念的基本特点在于:崇尚通才教育,主张文理兼修、中西文化并重;倡导尊师重道、德才兼备;强调多育并举,重视环境育人。这些办学理念推动了通识教育实践的发展。
 
  在办学实践中,无论是国立大学、私立大学还是教会大学,都着力发挥通识教育的功能。综合来看,其措施主要包括五个方面。一是以培养“通才”为目标,倡导学术自由,注重人格教育,培养学生的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意识。二是变革和完善大学课程标准,促进学科发展和通识课程的规范化,整体推进通识教育;构建通专结合的课程体系,重视基础学科和选修课教学,优化课程结构,发挥人文、自然和社会科学课程的育人作用。三是广延名师,注重文理基础学科建设,开拓教学资源,为通识课程教学、人才培养提供保障。四是实行民主管理,教授治校;推行选科制和学分制,形成主辅修制度,扩大教学选择性。五是重视校园文化的育人功能,广泛开展课外学术讲座、文化社团、体育等活动,为人才培养创造良好的文化氛围。这些举措既陶冶了学生的心灵,使之领悟大学精神,也拓展了知识、能力和文化视野,提高了学术研究能力,从而促进了创新人才的培养。
 
传承近代大学通识教育理念
 
  在中国大学通识教育发展史上,近代大学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它移植西方大学制度和办学模式,传承古代大学教育理念,在通识教育形态、课程设置、教学管理、校园文化等方面发生了一系列变革,造就了大批杰出人才,为社会政治、经济、科学、文化、教育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产生了深远历史影响。中国近代大学的通识教育积累的宝贵经验,为当今大学培养创新人才提供了重要启示。
 
  第一,通识教育是学习者通向成功之路,大学教育应全面提升品德修养和综合文化素质。实施通识教育,有利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拓展学术视野,完善人格修养和知识结构,这些都是培养创新人才所不可缺失的。近代各类大学注重通识教育,培养出一大批才华出众、人格高尚的学子,为国家和社会作出了巨大贡献。当今社会发展对于人的知识、能力和文化素质要求日益提升,个体要成功参与社会生活,须具备更高的综合素质和多项才能。这就要求大学教育树立通识教育的理念,通过课堂教学、教师人格感化和校园文化熏陶等途径,提升学习者的学养和能力,更好地适应社会要求。
 
  第二,传统大学之道是通识教育思想的重要来源,推进大学通识教育需要融合中西教育之长。推进通识教育,应有历史与国际视野。从教育传统中能够认识通识教育的历史渊源和文化内涵,辨析和传承千百年来被我国教育制度所证明的具有活力和韧性的优良因素,以适应现代社会变革和教育发展要求。同时,中国教育发展需开拓视野,积极开展国际文化交流。中国近代著名大学校长和教育家学贯中西,在论析大学通识教育理念和办学过程中,均重视中西文化的平衡与融合,既取法西方大学教育模式,也阐发本民族教育精神。这是中国近代大学通识教育理念的闪光点,也是当今大学教育变革的重要导向。只有将民族优良教育传统与世界先进教育理念融会贯通,才能真正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大学制度,实现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战略目标。
 
  第三,在培养模式和课程设置上,应实行通才教育与专才教育的结合。高等教育课程设置体现了一定的办学理念,是人才培养的重要路径。从中国近代学人成才路径来看,通才培养模式比专才培养模式更利于人才成长。多年来,我国高等教育以培养专门人才为导向,存在过分专业化的弊端,难以培养出高素质的“通才”。“钱学森之问”引发国内科学界、教育界对我国多年来奉行的专才教育理念和培养模式的深刻反省。这也启示我们:单一的专才培养模式,不利于培养创新人才;提升高等教育质量,须变革和完善人才培养模式。我国已将提升高等教育质量作为重要发展战略,大力推进“双一流”建设。不久前国务院公布的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从“国家战略”的高度,强调“实行学术人才和应用人才分类、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相结合的培养制度,强化实践教学,着力培养学生创意创新创业能力”。这些都为我们推进大学通识教育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和政策保障。
 
  第四,在教学资源建设和教育管理上,推进通识教育应发挥教师的特殊作用。梅贻琦等近代著名大学校长办学的共同特征就是极为重视师资建设,为发挥教师的教育作用提供重要保障。今天倡导大学通识教育,同样需要建立一支精干的师资队伍。应进一步明确实施通识教育的目的、内涵、方式方法,建立和完善相应的培养模式和管理机制,使通识教育真正落到实处,成为培养创新人才的重要环节。通识教育不是简单的说教,需要通过身教,以人格的力量影响学生的身心发展。这才是真正的通识教育。为师者首先要有“通识”,并努力营造民主的教学气氛。在这一方面,蔡元培、梅贻琦、林文庆等教育家堪称典范。他们既是校长,又是普通教师,为培养人才无私奉献。
 
  第五,在大学文化建设上,培养创新人才需营造宽松、开放的学术环境。个体的成长,除了自身努力外,在很大程度上受教育环境的影响。实施通识教育,需要营造适宜的教育环境。中国近代著名大学校长倡导学术自由,在教师选聘、教育教学管理、校园文化建设等方面,积极营造良好的育人环境,留下了宝贵的办学经验。近代学术大师成长之路显示,适宜的教育环境和通才培养模式更利于创新人才的培养。为了更好地培育人才,促进创新人才成长,应借鉴前人办学的有益经验,努力改进教育生态环境,减少过度的功利化影响,回归大学探究普遍知识、塑造高尚人格的本质。[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近代大学通识教育与创新人才培养》(批准号为BAA100015)的研究成果]
 
《社会科学报》总第1515期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