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教育部信息 > 列表

新形势下产权交易市场法律制度研究(10XFX014)

作者: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副所长 郑 鈜

  十八届三中全会重新定位政府与市场关系之后,如何在互联网社会构建新型政府和企业间关系,对经济结构性改革意义重大。新千年以来,以互联网为背景的G2B(政府对企业的电子商务,也称B2G)和G2C(政府对公众的电子商务,也称R2G)在美国等国家出现了明显起伏式发展。至今,以大数据为基础的G2B和G2C已由早期的线下业务简易转移至线上,演变为企业、公众以互联网思维和数据化方式办理事务和交流合作,并正在不断深化创新之中。《国务院关于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的通知》下发以来,全国各地高度重视大数据工作,但在大数据促进政府服务和政企关系改善的工作中,尚存以下不足:
 
  一是对互联网背景下的政企关系功能和目标认识不够清晰,一些举措多是将线下服务和管理移至线上的“+互联网”初级方式,大数据形成信息流、技术流、资源流等助推政企高效协作的重要作用尚未得到充分发挥。二是政企活动的大数据采集、处理和分析在体制上存在部门分割、共享困难、协同不够的缺陷,在技术上停留在较为基础的层面,在速度上落后于数据的产生,在规模上难以满足实际需求。三是政企活动的大数据应用场景较为有限,服务对象较为单一,数据资源的配置方式和数据资产的综合应用水平不高,数据交换、整合、开发的机制不畅,大数据的科技保障和创新实践对于政企关系改善的帮助不大。四是大数据在提升政府服务水平、改善政企关系过程中的地位、作用、方式、内容、组织以及相关责任等缺乏制度保障,大数据的主管、服务机构以及数据分类、安全监管体系等制度规范体系尚未建立。
 
  在互联网和大数据不断深化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应当不断深化数据思维和数据方式,着力构建客观、规范、独立、平等、协同的非人格化新型政企关系,推动政企在全面共建共享中促进经济发展。
 
  第一,充分挖掘政企大数据重要功能,构建透明有序、合作共赢的新型政企关系。一是深刻认识大数据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基础性、战略性、先导性地位,在总结经验、发现规律、预测趋势、辅助决策方面的独特功能,积极发挥大数据重建信息技术体系的功能,以重构政企信息网络为基础构建新型政企关系格局;二是充分利用大数据客观、真实、泛在的优点,科学评价现有政府服务和政企关系的不足及障碍,坚持以现实数据为依据重塑政企联系的“绿色通道”,以双方更大的信息公开照顾彼此利益和关切,寻求互信共赢的最大公约数,推动经济社会全面治理;三是深入推进大数据在政务活动和政企互动中的应用,将数据的监管、分析与领导干部管理、腐败防治结合起来,积极克服以往政企关系中官商个人利益凸显、人格特征浓郁的缺陷,构建透明、有序、高效、便捷的公务监管数据工具体系。
 
  第二,加快推动政企大数据开放汇集,建立多元共治、共建共享的数据交换平台。一是在政企数据应用和新型政企关系构建中树立合作、互通、开放、共享理念,打造新型政企关系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分享、人人受益的命运共同体,建立政府、企业和社会共建共享的数据治理机制;二是建立政府直接领导的大数据工作领导小组,赋予其办事机构推动机关、部门、企业、行业、社会、个人打破藩篱、开放数据的管理职责,建立健全全民全域参与的数据工作社会动员机制,通过数据交换和数据交易等方式,推动政府、企业、社会和个人除“负面清单”、隐私权等特定情形外实现数据迅速采集利用;三是加快研发建立政企大数据采集使用的新机制、新平台和新手段,探索大数据采集使用的产权内核、敏捷反应和科技支撑,及早适应海量数据即刻生成的节奏和步伐,切实发挥大数据指引、调整政企活动的功能。
 
  第三,积极探索政企大数据应用创新,深化“大数据+”和政企领域融合发展。一是坚持创新驱动理念,勇于从各个层面和角度创新政企大数据采集应用的方法途径,不断用新思维、新方式、新技术推动大数据服务于政企活动各个领域,创新应用大数据发现和确立政府和企业在经济社会变革中的新定位和新职能;二是深化“大数据+”思维,不断推动大数据的创新采集使用出现在政企活动各领域,着力构建政企协调发展的数据生成、数据管理和数据评价新通道,切实把政府对企业的服务和监管做得更具针对性、实效性、系统性;三是创新运用大数据最新成果,破解影响政企关系发展难题,建立大数据产业发展和政企关系构建协调推进机制,建立政企大数据采集使用的政府与市场协同创新模式,探索政企大数据产权的市场应用,建构“数据驱动型”智慧政务和政企关系第三方评价等创新机制,实现排查、评估、调处的“全周期”政企关系新治理。
 
  第四,注重健全政企大数据规范体系,围绕数据安全和应用治理完善制度保障。一是加快建立健全包含政企大数据安全应用在内的大数据规范体系,加强围绕政企数据采集与管理、数据质量与标准、数据公开与共享、数据分析与使用、数据交换与交易、隐私权保护、监管机构与责任等领域,制定大数据行政法规或部门规章,并为上升为法律做准备;二是建立“政府主导、企业协同、社会参与、法治保障”的政企大数据治理机制,通过制度建设落实政府部门、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的主体责任,着力建立健全政企大数据采集使用的内容、方法、规范体系,强化大数据采集使用的监管约束;三是在保障政企大数据工作的经费人才支持和基础基层建设,加大技术研发投入和财税政策优惠,增强智力支持和社会咨询等领域不断强化制度建设,全面提升政企关系达到新水平。[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新形势下产权交易市场法律制度研究”(10XFX014)的阶段研究成果]
 
《社会科学报》总第1519期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