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荐书 > 列表

《中国城乡发展的道路》

作者:本报记者 程洁

费孝通的学术命题才刚刚展开

 

WDCM上传图片

 
  不久前,为纪念费孝通“江村调查”80周年,弘扬费孝通学术思想,在《中国城乡发展的道路》(费孝通著,刘豪兴编,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9)出版之时,上海人民出版社联合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在复旦大学召开“费孝通中国城乡发展道路理论学术研讨会”。
 
  费孝通是享誉海内外的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是中国现代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创始人。据上海人民出版社副总编齐书深介绍,从上世纪80年代起,上海人民出版社就有幸与费先生结缘,先后出版了《乡土中国》《江村经济》《志在富民》等一批著作。这次汇编的《中国城乡发展的道路》一书,清晰地展现了其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在中国城乡发展道路上不断探索的思想脉络,是中国城乡道路研究的一份宝贵文献。
 
  复旦大学刘豪兴教授在编辑过程中,着重突出六个重点:一是城乡发展道路的中国特色;二是费孝通的工业化和城镇化思想;三是他的乡村工业、西部大开发、两个市场、左右开弓、重开丝绸之路、区域发展等超前意识;四是他的城乡相成相克、城乡协调发展理论;五是他的学术品格,从实求知,始终理论联系实际,把研究社会工程的有关实际问题,为社会改革服务作为自己学术研究的指针,一直贯彻在他一生学术工作之中,没有动摇过;六是体现他的“江村—小城镇—中小城市—以大中城市为中心的经济区域”的思想框架。
 
  马凌诺夫斯基之所以被看作是划时代的人物,就是因为他在西太平洋的长年“田野”工作经历,并由此将人类学从维多利亚时代的“安乐椅”上带入了科学研究的广阔时空之中。告别了传教士的异域采风式的人类学,从此人类学被赋予了崭新的意义。然而,人类学又被打上了研究异文化的胎记。利奇在1982年出版的《社会人类学》里,根本不赞成一个初学人类学的人从研究自己的民族入手。这实际反映了英美人类学长久以来的潜在观念。现在可以经常见到的马凌诺夫斯基在田野中的照片,多是穿着洁白衣裤、高筒马靴,摆出优雅姿势,处处透露出优越。而从我国人类学的发展情况看,绝大多数学者的研究对象限于本土社会。费孝通用自己的田野调查和卓越的研究,驳斥了英美人类学的偏见。早在初访江村和出版《江村经济》时,著名人类学家、费孝通的导师马凌诺夫斯基便评价说:“此书有一些杰出的优点,每一点都标志着一个新的发展。本书让我们注意的并不是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部落,而是世界上一个最伟大的国家。作者并不是一个外来人,在异国的土地上猎奇而写作的;本书的内容包含着一个公民对自己的人民进行观察的结果。这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人在本乡人民中间进行工作的成果。”
 
  研讨会上,与会学者纷纷对费孝通中国城乡发展道路理论研究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提出了各自的看法。复旦大学任远教授指出,在费孝通对中国城乡发展道路的探索思考中,我们可以发现中国城镇化和城乡发展具有若干独特性,例如就地城镇化、离土不离乡等,这些独特性受到我国户籍制度、土地制度等因素的影响,在未来的改革实践中需要格外关注。华东师范大学吴铎教授认真研读该著后,感悟费孝通对中国城乡发展道路的思考和研究,有两个要诀,即“从实”“求知”。一切从实际出发,从中国城乡发展的现实和历史过程出发。从而开创了以乡村研究为起点探索中国现代化道路的先河。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卢汉龙研究员则在更大范围思考了全球化时代的城乡一体发展,他强调这,中国的城乡发展要抵抗城市偏好,反对城乡隔离,要城乡一体化。另外,自上世纪80年代起,从边区发展,到区域发展,到全球话语研究,费老都提出要重建丝绸之路,上海财经大学经济社会学系刘长喜教授认为这对建设“一带一路”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本次研讨会不仅缅怀了费孝通先生探讨了其城乡发展道路的相关理论与主张,也为分析和理解当前中国城乡发展中的重大现实问题指明了方向。如任远教授所说:费孝通的几个重要的学术命题才刚刚展开,还值得学人进一步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