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者呓语 > 列表

“低美感社会”的锅,人人都要背

作者:李建华(浙江师范大学)

 
  “低美感社会”来临
 
  不久前,《新周刊》封面报道:“低美感社会”的锅,到底该谁背?评论认为,目前“恶俗粗鄙低劣不堪的文化审美,已人神共愤”,且归因于公权力使然,“美感缺失,甚至毫无审美的公共产品,多是颟顸傲慢公权干扰的产物”,并举例了各地灵堂店招、公墓造型的公共饰物等。评论字数不多,但切中时弊,引人深思。
 
  无论官方还是坊间,也无论线上还是线下,“美好生活”应该是当下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流行词”。但是,真要准确把握“美好生活”的真谛,恐为难事。因为不但“好生活”有物质的、制度的、人伦的、观念的等多层次呈现,而且“美”也会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境而异。如果把“美”与“好”加在一起,就更加具有想象空间了。既然老祖宗造词把“美”置前,是否喻示着“美”对“好”的某种“优先性”?先不考究,“美好生活”必须是“美”的生活,这是常理,以至于有人说“美好生活的本质,就是美生活”,这也是道理。
 
  令人遗憾和不解的是,当我们享受着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和现代科学技术带来的生活便捷的时候,反而似乎对美麻木和冷淡了,已然没有了渴求和激情,甚至美丑不分、以丑为美了。这也许就是人们现在常说的“低美感社会”或“无美感社会”的来临。如置办土味家居、认可塑料设计、肯定奇葩建筑、赞美网红脸、规划非人街道、玩转伪古风,等等,简而言之,就是宣扬一切与丑有关的意象和呈现。《新周刊》更是把中国人患上的审美匮乏症概括为十大病征:丑形象、土味家居、奇葩建筑、非人街道、塑料设计、网红脸、伪古风、广告有毒、抖式快感、文化雾霾。这些现象固然与公权力的滥用有关,同时也与整个社会审美意识的普遍匮乏有关。
 
  创造美的生活人人有责
 
  如果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体现的是爱美的普遍性和平等性,那么“让生活先美起来”则表明爱美的优先性和责任性,创造美、欣赏美则要“从我开始、从现在开始”。休谟曾经认为,美是各个部分之间的这样一种秩序和结构:由于人性的本来构造,由于习俗,或是由于偶然的心情,这种秩序和结构适宜于使心灵感到快乐和满足。这就是说,美是基于人性的东西,是让人快乐和幸福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具有价值的优先性,“没有比快乐更快乐的事”。
 
  真善美是人类所追求的永恒价值,三者之间会呈现出某种“价值梯阶”或“价值排序”。真,表明人对外界客观事物的根本态度,要实事求是;善,表明人对人伦关系的处理原则,要有利他人(群体);美,表明对自然界和人自身的某种超越,要愉悦和圆融,所以,美是基于真、善而又超越于真、善,带有某种“超然”状态。正是在此意义上,康德认为“美是无一切利害关系的愉快的对象”。张世英先生也认为,人生有四种境界:欲求境界、求知境界、道德境界、审美境界,其中审美为最高境界。当下国人的生活基本上还停留在物质和知识层面,追求善价值的也不多,更没有美的维度了。所以,我认同“全民要恶补美育”的说法。强化全社会的审美意识,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提出审美要求和评价标准,成为实现美好生活的当务之急。
 
  由于审美具有一定的主观性和个体差异性,各入各眼,见仁见智,不强求统一,但也不能因此没有一个最基本的美丑标准。特别是文化审美,作为社会公共文化价值的传导必须是积极向上的,我们的媒体必须倡导一种清新健康的审美观。但我们看看网红脸的问题,正在陷入集体无意识的恶性循环,甚至制造一种美学垄断,以致人们开始丧失对美的天然感知,误认为男女都不分的网红脸就是美的标准,违背这种标准的就是丑。还有娱乐媒体打造的“炮娘”形象,使我们失去了对阳刚之美、粗旷之美的感知。至于那些30岁时成为嘟嘴卖萌的蕾丝控、50岁时挥舞纱巾闯荡天涯、镜头下肆意展示浓密的腋毛、在正式场合中浑然不觉地露出黑色西装裤下的一截白袜,或者趿着人字拖忘情踩踏五星级酒店的高级地毯等现象,全然是真不懂美、审美教养缺失的结果。如果一个社会美丑不分,美丑错位,甚至美丑颠倒,还会有美好生活吗?这就需要有专门的公共机构来引导公民的审美取向,从这个意义上讲,“低美感社会”的锅应该由政府来背。
 
  “低美感社会”的形成也与美育的匮乏与错位有关。我们虽然在倡导德智体美劳的全面教育方针,但始终只把知识教育放在第一位,把考分与升学率作为教育的指挥棒,才造成了“文盲不多了,但美盲很多”的现象。同时,即使美育也是停留在传统形式上的“寓教于乐”和“技能主义”上。然而我们实际面临的重要问题是,面对中国社会文化的现状,审美教育应从根本上变革自身形式,不仅是把美育当手段,培养善于创造美、欣赏美的一代新人,而是要建立有内涵审美要求的新的人文精神,并在构建新人文精神的过程中,让当代审美教育活动引领大众文化,而不是让低俗的大众文化降低社会的审美标准,甚至误导人们走向丑陋。目前一些娱乐媒体没有正确的价值导向,放弃起码的审美底线,在“娱乐至死”的同时,也把美给葬送了。
 
  能否拥有美的生活,还与个人的审美能力密切相关。没有人不渴望美好生活,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发现美、欣赏美,诚如罗丹所言,“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发现美,需要一定的审美能力,只有拥有审美力的人,才能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美的生活,才能活出美的样子,才能真正品尝到美所带来的人生愉悦。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自觉提高审美能力,学会用美来审视生活、用美来评价生活、用美来滋润生活、用美来装点生活,否则真会犯没有审美能力的“绝症”。审美生活是美育社会功能的重要体现。它一方面发掘社会生活中固有的美来启迪人心,培养高品位的生活情趣;另一方面又以自身特有的方式来提高人的艺术生活的能力,从而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从这个意的义上讲,创造美的生活人人有责,“低美感社会”的锅,人人都要背。
 
《社会科学报》总第1658期8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