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者呓语 > 列表

为孔子一辩

2020-07-15  作者:北京 李 乔

  几十年前批孔,说孔子及弟子完全是一群不懂农事、五谷不分的蠢材。这实际是借古喻今批现代知识分子。
 
  批孔者常举孔子的两个故事为证据。一是《论语·子路》里的一段话:“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以此证明孔子是个不懂种粮种菜且歧视劳动的人。二是《论语·微子》记,孔子的学生子路遇到荷蓧丈人,问见到孔子没有,荷蓧丈人答:“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当年流行的解释是:“你们这些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管你老师是谁?”以此证明孔门弟子甚至包括孔子,都是些不劳动、不辨菽麦的傻蛋。四人帮借这两个故事,说知识分子都是些四体不勤,只会吃饭不会种田的蠢材,应该下乡改造,“滚一身泥巴”。
 
  拿这两个故事批孔,其实没有道理。一是孔子未必完全不懂农事;二是子路是否真的五谷不分也不好说;三是即使孔子及弟子不谙农事,也实在算不上什么过错;四是从故事中看不出孔子歧视劳动;五是批孔子及弟子不参加劳动也不对,孔子搞教育就是劳动,脑力劳动,而其弟子听课受教育也是正当的行为。
 
  看孔子是怎样回答樊迟的。他只是说自己“不如”老农老圃,也就是说自己不像、比不上老农老圃,并没有说自己完全不知稼穑。试想,樊迟是孔门七十二贤弟子之一,应该是很了解老师的。若是全然不懂,樊迟干嘛要向孔子请教呢?老农老圃是种粮种菜专家,而孔子不是,所以他就老老实实地说“不如”。
 
  《论语》实际上透露出了孔子并非完全不懂农事的信息。孔子说,自己“少也贱,故多能鄙事”。“贱”,就是社会地位卑下,生活艰辛。“鄙事”,在当时应指一些与农村农事有关的粗活。也就是说,苦少年孔丘“多能”的“鄙事”,应该是包括一些农事的。
 
  子路们是否真的“五谷不分”,没见过确切的记载,即使“五谷不分”也正常,他们不是种田人,而是学生。至于说子路们“四体不勤”,也算不上什么过错,他们正专心念书,还没参加工作嘛。
 
  把“五谷不分”看成很大的问题,把不懂农事的读书人说成蠢材,乃是一种目光狭隘的偏见。要知道,在农业社会,七十二行能工巧匠也可能分不清农作物,但他们绝不是蠢材。在分工细密的工业社会,产业工人和知识分子若是对某些庄稼蔬菜的品种分不大清,更不能说是愚蠢。因为他们有自己的专业工作,并不务农。反过来说,农民虽能辨菽麦、分五谷,但不懂科学技术,能说农民愚蠢吗?不能的。这是社会分工所致。再说,即使是农民,南方的农民不懂种麦,北方的农民不懂种稻,都是很正常的。
 
  把“五谷不分”与愚蠢划等号,暗含的前提是,你吃了饭就必须会辨五谷,知农事。照此逻辑,农民坐了车,难道就必须会造车吗?爱迪生、比尔·盖茨、乔布斯大概都是只会吃面包不懂农事的,这有什么奇怪。吃粮食就非得懂种粮食,这分明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的逻辑。这种逻辑为四人帮所利用,从而造成打击知识分子的广泛社会基础。一些种过田的“左爷”就常以“五谷不分”教训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也因自己“五谷不分”抬不起头来。直到改革开放,这“五谷不分”才与愚蠢二字脱钩,知识分子才去掉了自卑,挺直了腰杆。
 
    《社会科学报》总第1714期8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