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者呓语 > 列表

李汝伦及其“三不”小猢狲

2020-09-09  作者: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马斗全

  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印结束时,印度总理莫迪送特朗普一只捂着耳朵、一只蒙着眼睛、一只掩着嘴巴的一组“三不”(“不要听、不要看、不要说”)白石雕猴子;随即也从网上看到好几组“三不”的木雕或泥塑猴子,这使我想到已故李汝伦先生的“三不”小猢狲及其《和三个小猢狲对话》一书。
 
  李汝伦,工作单位为广东省作家协会,名为作家,尤以诗名世。因“每气粗言激,多忘时讳,故曾被引之出洞”而被打为“右派”,至晚年仍“不知悔改”,所以常令亲友们为他担忧。女儿更是担心,就送他各以一双小爪捂耳蒙眼掩嘴的“三不”小猢狲,青田石雕的,比莫迪送特朗普的要精巧好看些。她把“三不”小猢狲摆在父亲的书案上,用意很明显,是希望父亲“不要听、不要看、不要说”,不要再以言招祸。
 
  而李汝伦先生却绝不向小猢狲学习,不肯捂耳、蒙眼,更不肯掩口。“三不”小猢狲拒绝与他交流,他就以笔与小猢狲对话,于是便有了许多尖锐犀利的杂文,当然还有诗和随笔等。杂文结集出版,书名就作《和三个小猢狲对话》,由群言出版社出版。
 
  杂文者,并非有人解释的“文之杂者”,也并非教科书所说的“不拘于某一种形势”、拉杂写来之文,而是文学样式中最具战斗力的文体,是敢爱敢恨、以批评抨击乃至讽刺见长的文体。李汝伦此集三百多页一大本,从头到尾都是“刺”,五部分分别为《芒刺篇》《竹刺篇》《灸刺篇》《猬刺篇》《钻刺篇》。在文学界和出版界,能有这样一本“刺”问世,实属不易。
 
  “诗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也。”读此书,几乎每一页都可看到作者的赤子之心。李汝伦以诗人的良心、诗人的热情、诗人的思路,更以今世一般作家难以企及而杂文又最为讲究的思想性写成的篇篇杂文,真是苦辣酸甜都有滋味,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这些杂文思想性强,见解精辟,不避时讳,气势凌厉,言辞辛辣,又妙趣横生。《祭昭和天皇文》《祭棍子文》《“劫尘史鉴”专栏公告》等为义正辞严的讨伐檄文,加之并不难懂的文言语气,读来令人大快心胸且长志气。而笔者最为欣赏的是他从似乎很平凡、人们并不注意的事情中,发现并发挥出那么多深刻而令人惊讶、叫绝的道理。所经之地的一景一物,所看书报的一题一句,都可引发诗人的灵感,使他悟出其中的道理或奥秘,而写成令人爱读的杂文,并且总是同现实联系得那么紧,给人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比如事不忘贵人而贵人多忘事、别人多建国耻纪念碑而我们多建伟人纪念馆一类论述,直有振聋发聩之力。
 
  如果说,李汝伦杂文的特色,有些杂文家还可以努力提高以争取达到的话,那么李汝伦的胆识,恐又非一般杂文家可学的了。杂文家老烈为此书所作之序,题目便是《可贵者胆》。杂文家除思想、学识、才气外,更需要胆识。李汝伦不肯为一己之安而向三个小猢狲学习,不怕以言招忌惹祸,表现了可贵的文人精神,或曰诗人气质。据一位读者朋友讲,有位文人曾对李汝伦表示不理解:李汝伦名气很大了,生活也挺好(指享受某种级别待遇),干嘛还要写这些东西?他以自己的心灵去观照李汝伦对国家对人民的一腔热情了。李汝伦若如有些文人一样,视个人利益重于国家和人民利益,那就不是李汝伦了,我们也就看不到他那许多脍炙人口的诗文了。
 
  老诗人刘征读此书后,认为“笑中有泪,泪中有笑”,题诗赞道:“搜遍嫏嬛无此文,心头滴血托猢狲。浩然善养书生气,白眼青歌李汝伦。”更有多人称李汝伦为“血性男儿”。
 
  李汝伦先生如果能活到今天,面对新冠肺炎蔓延全国、数千人丧命之疫情,其心其情,不难想见。他不但依然决不能“不听、不看、不说”,而且怕是一怒之下要摔碎小猢狲,写出更多好诗好杂文来。
 
    《社会科学报》总第1720期8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