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者呓语 > 列表

在多瑙河源头上的思考

2020-09-23 

  多瑙河,蓝色的多瑙河!几十年来不知听过多少次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的多瑙河》圆舞曲,每次听的时候,心潮总是与多瑙河的浪潮同步起伏。二十多年前到匈牙利社科院访问,每天从布达到佩斯,从佩斯到布达,穿过一千米宽的多瑙河,大有壮丽恢宏之感。今年,我又一次来到了多瑙河畔,犹记二十多年前匈牙利同行告诉我:“多瑙河还有二十千米宽的河床呐!”
 
  怎么会如此波澜壮阔?因为多瑙河流经十个国家,另有八个国家虽然没有多瑙河的干流流经,但国土在多瑙河的流域内。经过的国家多支流也多。多瑙河有三百多条支流,才使得它的流量达到每秒八千五百立方米。不可小看了支流,支流是干流壮观的支撑。一般说支流短而小,可是多瑙河有一条支流是冰雪融化而成,流量反而大于干流,那就更不容忽视了。这就验证了秦代李斯在《谏逐客书》中的一句名言:“泰山不拒细壤,故能成其高;江河不择细流,故能成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
 
  在琢磨了一番支流,尤其是目睹了社会上一些“贬支颂干”的不公平现象之后,我想看一下源头。今年七月,因为买不到机票,回不了祖国,我便利用防疫放松的这个时间,离开疫情严重的德国大城市,如愿来到多瑙河的主源——德国黑森林地区的富特旺根。富特旺根是主源的说法来自书本,我到了富特旺根方才知道,海拔超过千米的富特旺根河长有四十九公里。如果浅尝辄止,在这四十九公里大河的任何一段所见到的都是多瑙河主源,但它是源不是源头,是源不是源泉。我们一行人不辞劳累,终于来到了主源的源头。啊呀!源头原来是从石缝中流出的泉水,流量微乎其微,流水的宽度不足十厘米,加上两边的石头也不过两三米宽。小源头,大干流。滔滔的大江起始于这滴滴的小源头。大干流,请你莫忘本啊!
 
  老子曰:“天下大事,必作于细。”看来,还可以补充一句:“天下大事,往往出于细。”不是吗?松柏是从细到粗的,河流是从小到大的。毛泽东说得好:“原材料来自于底层,上层是加工厂。”底层的功劳应当充分肯定,原材料的作用值得重视。“文革”中,我曾在两个被人认为不用原料的工厂里劳动过,一是制氧厂,原材料是空气;二是自来水厂,原材料是江水。其实,空气和江水也是原料。空气和江水的质量与氧气和自来水的产量及质量息息相关。人啊!还是眼睛向下好。“实践出真知”。理论家更应当到理论的源头——实践中去。巨著应以人民群众的需要为出发点。
 
    《社会科学报》总第1722期8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