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者呓语 > 列表

匹夫有食否

2020-10-07  作者:湖南 刘诚龙

  外国有个马掌钉的故事。说的是,1485年,英王理查三世与亨利伯爵在波斯沃斯搞了一个争霸战,胜者当王,败者当鬼。
 
  国王理查三世打发马夫去备马,马夫先去给马钉马掌。铁匠说,已都给千军万马钉了马掌,现在没铁了,待我去先打点铁来。马夫大叫:来不及了,你有多少钉多少吧。马有四只脚,铁却只够三只脚。行吧,那就三只吧。国王骑着这匹少了一个马掌钉的马便去冲锋陷阵。结果,冲锋确是冲了,陷阵真也陷了。
 
  咱们也有一个羊肉羹的故事。说的是春秋战国时候,郑国起兵攻宋,宋举国迎战。迎战之前,要开誓师大会,要搞一次壮行酒,烹猪宰羊。
 
  这次挂帅出征的将军叫华元,首长席前,说不尽的葡萄美酒夜光杯,道不尽的烹猪宰羊且为乐。然华元司机羊师傅却没上桌。司机不上桌,也是常景。但不上正桌,要给开小灶嘛。“羊斟为华元御,华元杀羊以飨士而不及斟。”华司令蠢得要死,当然更可能是霸得要死,没把司机当人,自己吃香喝辣,把司机丢在外面,司机吃不吃、吃什么他都不管。烹羊我没份是吧?战斗打响了,羊师傅载着华司令“驰入郑师”。羊师傅说:“畴昔之羊,子为政;今日之御,我为政。”“宋遂败。”一碗羊肉羹,亡了一个国。
 
  有君子是这么评论此事的:“羊斟非人也,以其私憾,败国殄民。”司机真不是人,仅仅是没吃到羊肉,没喝到羊汤,就把将军害死了,害死一个将军不算什么,竟然把一个国家给弄亡了。“《诗》所谓‘人之无良’者,其羊斟之谓乎?”羊斟活该遗臭万年。
 
  这个评论的君子据说是左丘明。若是孟子来论应该是:“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华元视羊斟为什么?是手足,还是犬马?是腹心还是土芥?华某在那山珍海味,山吃海喝,可为羊师傅分了一杯羹?按说,羊师傅是华司令的圈内人,华司令对圈内人都这么刻薄,他对老百姓又将如何呢?吃起饭来,没匹夫什么事;卖起命来,都是匹夫的事。左丘明先生是道德论者,他说这个事情,全坏在羊师傅道德境界太低,私德太次,以私害公,以个人恩怨陷害一个国家存亡。不就是没吃上羊肉吗?却把一个国家颠覆。
 
  真正非人的,难道不是华元吗?他当了领导,食物都往自己口里扒,资源都往自己兜里拿。头儿高堂大厦,匹夫茅草棚都没一间;杀了那么多羊,宰了那么多猪,朱门酒肉臭,羊师傅猪毛羊毛都没看到一根。那么神州有事时,羊师傅不把他往敌人那里送,又往哪里送呢?谁对百姓好,百姓自会把自家的猪啊羊啊给谁送去;谁对百姓不好,那百姓便捉起头领啊首长啊送至江河里去。
 
  若作比较论,马掌钉是一个意外,羊肉羹却在意料之中;马掌钉是工作作风事件,羊肉羹是民本政治事故;马掌钉是战争物资准备之事,羊肉羹是国家财富分配之事。宋国那些羊肉,将军如华元当然可以吃,应该吃,而羊斟呢,不给羊肉,也要分他一碗羊肉汤嘛。宋国羊肉都给了文武百官,底层群众却毛都没一根,国家有难,凭什么要百姓去保卫?天天喊民本,样样没民生,那就别怪民心背离。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然则,别待到国家将亡,才想起匹夫来;国家兴时,匹夫有食否?
 
  《社会科学报》总第1724期8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